健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生活>健康

昆明每月“失踪”4千吨地沟油 企业举报黑作坊

文章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1日 字体:

前不久,昆明3家从事地沟油回收利用的化工公司利滇、韬斌、友兴正式“联姻”,三方以各持股份的形式联手,准备在昆明地沟油回收市场大干一番。

3家公司在团结街道小墨雨投资千万建了新厂房、买了新设备、招了上百名工人,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就在3个股东思考新公司该取个什么响亮名号时,昆明利滇有限公司总经理潘东森却怒气冲冲地找到都市时报,要实名举报隐藏在市区各处的地沟油地下黑作坊:“就是这些小作坊,让正规企业几乎无油可收。3家企业持续一年开工不足,只能开工半个月,放假半个月。”

消失

昆明月产地沟油六七千吨

其中4000吨不知去向

“恶臭、肮脏、致癌……”这是地沟油让人谈之色变的标签。

在生物柴油企业,经科学加工处理的地沟油却是个“香饽饽”,是炼制生物柴油的绝佳原料。昆明利滇有限公司便是通过回收地沟油,将其分离杂质、脱水处理后出售给生物柴油厂,可并不乐观的回收情况,让利滇的“饥饿”窘境越发明显。

走进小墨雨的新厂区有种直观感受:很闲。一大帮孩子穿梭在厂区嬉戏打闹,20余辆用于运输地沟油的微型车,直挺挺地摆在厂区正中间停车场。厂区听不到机器运转的轰鸣,就连会议室办公桌也落满灰尘,许久未用,竟成了孩子们做暑假作业的好去处。

潘东森说,正常情况下,公司每月可以产成品地沟油300吨,可近一年来,这个数字持续下滑。开工严重不足,让这个刚建的新厂看起来“暮气沉沉”。

今年6月份,小墨雨的新厂仅产出了200吨成品地沟油,这让潘东森坐立难安。按照行业标准,每千吨废弃油脂原料(从餐馆下水道打捞起来的地沟油),最后能提炼出100吨左右“成品地沟油”。也就是说,利滇在6月份“消化”的地沟油为2000吨。

潘东森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昆明地沟油回收行业,多年经验让他对昆明地沟油市场“了然于胸”。“昆明餐馆每月产生的地沟油数量应稳定在6000吨到7000吨之间,现在小墨雨的新厂每月仅能回收到20003000多吨的地沟油,剩下的近4000吨地沟油不知去向。”

昆明仅3家公司可合法收购

与数千餐馆订立回收协议

资料显示,201054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保护部、农业部发布《关于组织开展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的通知》(发改办环资[2010]1020),昆明是第一批试点城市。通知要求建立完善的餐厨废弃物回收运输、集中处理等方面的管理制度和激励机制,对其进行资源化利用;餐厨废弃物产生单位应将餐厨废弃物分类放置,做到日产日清,使用油水隔离池、油水分离器等设施收集、处理废弃油脂;餐厨废弃物收运单位应当具备相应资格并获得相关许可或备案;餐厨废弃物产生、收运、处置单位要建立台账,详细记录餐厨废弃物的种类、数量、去向、用途等情况,定期向监管部门报告。

目前,昆明具有地沟油回收资质正规合法企业只有三家:利滇、韬斌以及友兴,而3家公司已合并为一个大公司在运行。

3家公司均与昆明主城区数千家餐馆订过回收协议,定期派工人运输车辆到餐馆打捞隔离池里的地沟油。科学回收的地沟油可以做到无害化处理,工厂处理地沟油所产生的渣滓会集中运到垃圾处理厂,废水则由专门的污水处理装置经无害处理后再排放,企业所回收的地沟油数据及成品地沟油销售去处会建立详细台账。

这些科学的工艺和严谨的程序,却因为地沟油的回收量不足,随时都有变成“摆设”的可能。

潘东森说:“我们回收的地沟油经过工厂处理后,大约2500元一吨,八成销售给福建龙岩卓越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生物柴油原料,两成销售给昆明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及本地油漆厂,去向明晰,均有据可查。”

小墨雨的新厂并不愁产品销路,真正愁的是原料。新工厂设计年处理量可负担整个昆明地沟

油市场,但原料不足,一个月起码有半个月处于停工状态,连保本都难。

暗影

黑作坊集结两面寺

树林里支口大锅就造油

炎热的中午,被热浪卷到人身上的刺鼻馊臭味久久不能散去,油污和说不明的渣滓把泥地染得漆黑,紧挨着的公路上尘土飞扬。这不是垃圾场,这是位于昆明两面寺村内的地沟油黑作坊。

在两面寺这个不足10平方公里的城乡结合部,这样的黑作坊不止一个,有的在树林里露天加工,有的则遮掩在破旧简易房里。不变的是,他们支口大锅就能造油,技术含量为零。

记者暗访时,一辆面包车堵在一个黑作坊的门口,从门口难以看清黑作坊内部。透过一旁稀疏的树木,隐约可见有工人在一桶一桶地倒渣滓。另一端的沟渠恶臭难闻,里面看得到废水废渣的混合物。

一位当地村民路过时忍不住戴上了口罩。他透露,这些黑作坊产油量多的时候,三五分钟就拉满一车往外运。暗访过程中,黑作坊里的一辆面包车拉着一车油腻腻的空油罐驶向村外。这辆散发着阵阵异味的车会途经多户村民家门口,而大家对此已习以为常。

角力

合法工厂抛橄榄枝

黑作坊只愿单干

潘东森说,他们也曾向这类的黑作坊抛出过橄榄枝,每个月开出40005000元的薪水,希望他们能加入正规的地沟油回收行业,以此规范市场秩序。“但黑作坊的机器损耗、人工、运输、技术等成本相当低,加之没有任何的污水净化设备,尽管他们的收购价比正规企业高很多,但利润空间仍然很大。同时黑作坊不受制度、程序约束,相当自由,他们只愿单干。”

黑作坊加工的地沟油都卖往何处?潘东森认为:“流回餐馆的可能性应该很小。”

如今的新厂所使用的是当前最成熟的地沟油提炼加工技术,尽管如此,最后获得的成品地沟油仍有较大臭味,颜色很深,油脂酸碱度特别高,毒性很大,别说食用,就连凑过去闻一下都会冲鼻子。“这类地沟油只能提供给工业企业做生物柴油或油漆使用,不可能回流到餐馆食用。”潘东森说。

逐利

价高者得

餐馆无视合约卖油给游击队

正规餐馆要与有废油回收资质的公司(利滇、韬斌、友兴三家公司中的任意一家)签订回收合同,才能得到一张排污许可证,而有了排污许可证,餐馆才能开业做生意。

在利滇公司与昆明市各大餐馆签订的废油回收合同中规定:餐馆在废油回收公司的合同有效期内,不得以任何方式允许其他人员打捞废油,不得与其他单位和个人签订废油回收合同。如在本合同有效期内发生变更转让,应告知接受转让的单位,本合同继续有效,或重新签订合同。

从合同条款来看,并未注明“违约后果”,这意味着合同有效期内一旦餐馆违约,餐馆并不需为违约担责。潘东森坦言,回收地沟油这么多年,公司也从未跟任何一家餐馆较过真,没有起诉过谁。

当前,新厂已投入了近3000万元,帮全市数千家餐馆免费安装了油水分离器和油水隔离池。作为交换,餐馆在废油回收合同期限内要免费将废油交给利滇公司打捞、回收利用。

对于自行安装油水分离器和油水隔离池的餐馆,利滇则与他们商议,对餐馆一年产生的废油进行估价,用钱买油。可一旦餐馆奉行“价高者得”原则,废油就会流入出价更高的“私人收油队”,再经过黑作坊的加工,地沟油的去向就变得扑朔迷离。

本应是餐馆获得免费清理地沟油的机会,回收厂轻松获取生产原料,城市管网不被油渣堵塞,食品安全获得切实保障的“四赢”局面,却因利益角逐而失衡。

“我们在回收地沟油的过程中,遇到很多不讲规则,没有契约精神的餐馆,他们不管你有没有花钱给他免费安装油水分离器和油水隔离池,在合约期内就堂而皇之地把地沟油高价卖给黑作坊。你问他们油去哪里了,他们会说‘餐馆生意不好,哪来的油’就把你打发了。有些餐馆还伪造我们的公章和合同,从而把排污许可证搞到手,你一点对付的办法都没有。至于黑作坊以多高的价购买地沟油、买了作什么用途,我们就不清楚了。”潘东森无奈地说。

出路

建立餐厨废弃油脂

处理全过程信息监管系统

201331日,上海开始施行治理餐厨垃圾史上最严的规定《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处理管理办法》。根据该《办法》,非法处置废弃食用油脂(俗称“地沟油”)的处罚金额上限将提高到10万元;对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还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为鼓励产生“地沟油”的企业主动交油,取消原先对餐厨废弃油脂实行的处理收费制度,转而改为由餐厨废弃油脂收运单位向产生单位进行收购。至于具体的收购价格,则按照上海市餐饮烹饪行业协会、食品协会和市容环境卫生行业协会制定的收购指导价予以确定;为进一步强调“地沟油”回收的全程监控,上海还探索建立餐厨废弃油脂处理全过程信息监管系统,在收运车辆安装电子监控设备,在贮存、初加工场所及处置单位安装远程视频监控系统。

潘东森说,国内像他们这样的企业有很多,上海市最多,市场很规范。“针对黑作坊回收地沟油和餐馆私自违法违规出售地沟油的情况,上海有专门的执法机构。其次,青海西宁有工商、环保、城管、公安等部门联合成立的执法中队,他们都实行专项专管,各方面都相对完善。”

潘东森说:“如果自己做得不好,是没有资格去批评别人的。现在,我们把每个环节都做到了合法合规,也能为昆明环保事业做出贡献,同时规范市场秩序。当前,相关部门很重视我们对食品安全和环保事业做出的努力。与此同时,我们也很需要得到各方面的支持。”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